同声传译与外交

 | 译员洞察

国家元首、政府首脑及部长级领导经常需要专业的外交口译员,因为语言在外交关系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Gisele Abazon in consecutive interpretation with François Hollande and Shimon Peres外交口译员

和平,从语言交流与相互理解开始。谈及外交口译员扮演的角色,我们自然会想到昔日活跃在地中海盆地、黎凡特港口及奥斯曼帝国朝廷的“通事”。无论是政府间的正式会晤,还是总统或首相间的私人对话,若没有口译员就无法进行。国家元首、政府首脑及部长级领导经常需要专业的外交口译员,因为语言在外交关系中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没有我们,这些会晤和对话也许就不会缔造历史。我们的工作本质与笔译者类似,即要完全准确地将意思转换成听者能听懂的语言。但是,从实际来看,口译又不同于笔译。

口译是 “赋予内容以旋律”

口译员除了要找到准确的词句,还必须是个醉心研究语言的好演员。要把发言内容翻好,需要重现讲者的措辞和语调,力求传达讲者的意图和语气。根据现场的不同情况,口译员的语调可以是中性的、严肃的、庄严的、感人的、快乐的、有说服力的、据理力争的,甚至是具有爆发力的。出色的口译,能赋予内容以旋律,在忠实于讲者原意的同时,为国家间政治和外交关系注入质感和生命力。

我们其实是非常特殊的一群人;我们信奉塔列朗(Talleyrand)的座右铭:“如果要我在被当成传闲话之人和被当成傻瓜之间选一样,我想我早已做出选择。” 我们宁愿被看作傻瓜,也不愿传谣;做一个好的口译员,不仅要能忠实地传达讲者原意,更要对保密和审慎怀有最崇高的敬意,虽然这些价值观在当今社会已经不受珍视。

身为外交口译员,我已服务法国与以色列外交关系长达20年。为让法国人听起来舒服些,我会努力将希伯来语中那些严厉、刺耳的语气做弱化处理,也会简化法语中那些复杂、错综的结构,使得以色列人容易听懂。最重要的是,让双方可以充分地、自由地表达自己的全部思想,而不要像使用外语时经常碰到的那样,在交流中难以充分达意。

Gisele Abazon in consecutive interpretation with French diplomat and composer Charles Aznavour. AF PHOTO: Jack Guez

外交口译员:参与历史的缔造

外交口译历史上曾出过不少名人。比如有这么一位已故的老前辈,曾为数届法国总统在法德外交峰会中做口译。他曾说过,“我是个有声无我的隐形人”,“好的口译员乃必要之恶”。这看似矛盾,但的确,口译员没有主动的参与,没有情绪的变化,也没有个人的观点。在紧要关头,口译员充其量可以在听者耳边轻声说一句:“我认为讲者真正想说的是……”,以消除语言差异给双方对话带来的偏差。你是读不到我们写的回忆录的,因为我们的职业守则是绝对地保守秘密。保密原则是一种限制,但也是我们职业的伟大之处,因为我们是参与历史缔造的一群人。

分享该文章: